首页 > 交易人生 > 正文

对普通人来说,证券期货投资并非致富捷径

2014-12-27 18:52:47

外盘期货2014年12月27日:
  股票和期货投资具有高度的假象。这种假象来源于其高度的流动性和波动性。如果我们观察国内外的股票投资人和期货投资人,我们会发现几乎没有什么人没有过赚钱的记录。甚至是“辉惶”的记录。但与此同时,我们还看到只有很少的人能够长期的、稳定的、持续的从股票中和期货投资中赚钱。中国的股市和期货市场的历史太短,大多数的投资人还看不清这一现象。在这个股票和期货市场发育初期,赢利的市场分配比国外发达国家相比更趋于平均化。但是随着市场发育的逐渐成熟,财富的逐步向少数人手中集中将是一个必然的历史趋势。
 
   很少有投资人认真思考过这样一个问题:股票和期货的高度流动性说明了什么?意味着什么?市场流动性是指在每一特定时间及其相应价格上成交的难易程度。成交越容易越密集,则流动性越高。成交意味着什么?成交意味着买方和卖方形成了相反的价值判断。买方一定是认为现行价格低还有上行空间才会买,卖方一定是认为现行价格高没有上行空间才会卖。在每时每刻,买卖双方面对同样的市场信息,无论是企业的经营状况还是期货商品的供求状况,却形成完全相反的价值判断。市场流动性是以市场操作难易和价值判断难易的反比关系的存在为基础。市场操作越容易则价值判断越难。价值判断越容易则市场操作越难。股票市场和期货市场的涨停板或跌停板就是说明市场当时不存在相反的价值判断。当由于某种原因市场上形成了一致的看法时,市场上便不存在观点相对立的买卖双方,从而形成有行无市,即停板。与股票市场和期货市场相对的是房地产市场。房地产的流动性极低是由于它的价值判断容易,对一块房地产的评估很难产生差异很大的价值判断。因此,房地产市场价值判断容易,而市场操作难。明白了这个道理,每个股票和期货投资人每时每刻应当提问自己的一个问题是:我的每一笔交易都有一个竟争对手和自己相对立,我的竞争对手的判断将和我的判断完全相反,那么,我凭什么来保证自己的判断比对方的判断更趋于正确呢了?我的高明之处在哪里?
 
   股票和期货合约的价值判断难,而且非常之难是每个投资人必须时刻铭记在心的首要问题。一个难于作出价值判断的投资对象决不可能是一个简捷的投资对象。
 
   很少有投资人认真思考过这第二个问题:股价和期货价格的高度波动性说明了什么?意味着什么?多年来,现代投资理论以大量的精密的数学手段反复检测了股票波动特点,以无可辩驳的证据证明价格具有随机性特征。所谓随机性,是指数据的无记忆性,即过去数据不构成对未来数据的预测基础。投资理论界和投资实务界在股价随机行走特性上的争论,不在于随机性存在与否本身而在于对其程度的确认。理论界认为股价的波动是高度随机的。实务界认为股价的波动是相当部分随机的。股价随机特征的存在对投资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两点:①任何投资人从局部而言从短期而言都有可熊赚钱。② 投资人从全局而言从长期而言获胜的概率非常之低。打个比方说,如果投资人用掷硬币看正反的方法决定股票买卖策略,他的理论上的正确率趋近于50%。但是这个50%的胜率就导致了这个投资人是个必然的输家,而不是必然的赢家。这里的关键在于“成本”。投资人买卖股票期货要付手续费和其他连带开支。股票交易和期货交易都是一个“零和博弈”( Zero —Sum Game ) ,即赢家的钱来自输家的钱。在投资本业中,投资赢家的从业人员是由投资输家来养活的。不但如此,投资服务业的从业人员,包括政府管理人员、股评家、数据商,等等。从根本上而言也由输家来供养的。这个道理不难想通,只是很少有人认真去想一想。如果输家要养活包括自己在内的听有投资从业人员,那么输家不但从数量上还是资金量上都要远远超过赢家便成为股票市场和期货市场工常运转的前提条件。华尔街上流行这样一句话:市场一定会用一切办法来证明大多数人是错的。
 
   所以,“大部分投资人在大部分时候是错的”这一市场现象不但有投资人主观上的因素,而且是市场得以正常运转的要求。一个客观上要求大多数人成为输家的投资对象决不可能是一个简捷的投资对象。
 
   上述市场现象在美国己被各种精密的统计数据所佐证,已经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上述市场现象又可分为三个子现象:①大部分个人投资人(业余投资人)在市场上是净输家。②大部分专业分析师和评论家的观点在市场的重点转折点是错的。③大部分机构投资人的操作业绩低于市场平均表现。
 
   机构投资人的赢利分布比率要大大高于业余投资人。毫无疑问,股票市场和期货市场是竞争最为激烈的市场。
 
   由于股票价格和期货价格的波动具有高度随机性,因此用什么态度进入该市场便成为至关紧要的问题。对任何投资人而言,都有下述两种态度可供选择:一种是赌博的态度;一种是投资的态度。
 
   所谓赌博的态度,是指缺乏事先严密设计的具有正期望值赢利率的博奕计划,而在单纯利益心理驱动下进场下注。
 
   所谓投资的态度,是指按照事先周密设计的具有正期望值赢利率的博奕计划进场操作。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这里说的投资,也同样包括投机。按西方投资界的定义,投资和投机不存在好与坏在道德判断上的区别。因此,投资(包括投机)与赌博的根本区别在于是否依据一个具有正期望值的博奕计划或操作系统。如果投资人没有这样的计划,则股票市场或期货市场就变成了一个赌场。事实上,大多数股民和期货投资人是以赌博的心态进入市场的。如果投资人具备这样的计划,则甚至赌场也可以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投资场所。事实上。历史上不断有职业赌博家(他们常常是伟大的数学家)依据精密的数学方法寻找到击败赌场的数学模型,其中有些对现代统计学和现代金融投资理论作出了重大贡献。
 
   从股价和期货价格波动具有高度的随机性,可以引伸出下列的结论:在存在操作成本的前提下,具有正期望值的操作系统的发现是可能的;但该类系统的发现是非常困难的。如果价格波动是百分之百随机的,则具有正期望值的操作系统不可能存在。
 
   价格波动的某种程度上的非随机特性的存在,是投资交易系统存在的基础。投资家(包括投机家、交易师)的主要任务就是:①识别该特性的存在条件及其特征。② 据此制订出相应的交易系统。③实施拟订出的交易系统。
 
   这里我们看到投资家和分析家的一个重要区别,即他们着眼点或分析目标的区别。大部分分析师的着眼点是过去价格与未来价格的关系,其目标是未来价格走势的预测或未来价位的预测。而对投资家来说,其着眼点是研究价格的分布特征,其目标是研究确立阶格波动中非随机性部分的统计特征。由于价格波动中随机性部分的强度远远大于非随机性部分,使得交易系统的研制成为非常困难的工作。同时,价格波动中无论随机性部分或非随机性部分的统计特征都存在相当程度的不稳定性,使得交易系统的维护成为一件非常困难的工作。投资家必须时时监测所用交易系统的工作状态并根据市场的数据统计特征的根本性变化来相应修正所用交易系统,甚至研究开发新的交易系统。这里提出了任何一个投资家都必须面对的巨大的心理素质间题。一方面,投资家必须有对按照交易系统发生的局部的甚至是连续的失败保持强大的心理承受能力;另一方面,投资家又必须有能力修正旧的交易系统以至开发出新的交易系统。这就好像战争中军事家一方面能够面对劣势实行必要的战略转移,同时又避免逃跑主义的错误。
 
   交易系统或操作系统对投资家的另一要求是必须具备正确处理局部和整体关系的能力。这一能力是投资家必须具备而绝大多数分析师或评论家都不具备的。对于投资家而言,每一次符合其交易规则的失败的(赔钱的)投资都是对的;每一次偏离其交易规则的成功的(赚钱的)投资都是错的。由于价格波动的随机性因素的存在,投资家知道他根据已订的交易系统而发生的每一次交易的结果如何是一种随机的现象。这好比统计学中从暗袋中摸黑球和白球的实验。每一次摸到黑球或白球的可能性是随机的,但是总体上摸到黑球或白球的概率是确定的。投资家如果不能以这种概率统计的观点看待每一次交易的胜负得失,他就根本不可能成功。这是投资家必须具备的素质。制订和实施交易系统的能力是投资家实力的体现。这里我们已经看到,投资家和分析师的分析理念是如此的截然不同。对分析师而言,对市场未来走势预测是其分析的着眼点和归宿;对投资家而言,对风险收益的综合评估是其分析的重心。
 
   在投资家眼中,① 市场风险是不可能根本回避的。无风险的投资是不可能存在的。因此,利润是对所承受风险的回报。② 在风险最小前提下追求利润最大化,才是投资的基本原则。交易系统的实质,不但是这里所说风险收益的综合评价体系,也是风险收益的综合执行体系。对投资家和分析师而言,他们所追求的投资哲理也同样是截然不同的。分析师奉行的哲学是尽量的“对”,而投资家奉行的哲学是尽量“少错”,尽量“小错”。表面上看,两者之间的差别是细微的,但两者之间的差异实质上是巨大的。一个投资人如果不能把自己的投资行为建立在尽量少错的投资哲学上,则说明他还未能悟到投资的真谛。
 
   常听到有人说,“风险越大,收益越大,收益与风险成正比”。这话不完全对。风险与收益之间既存在正相关的关系,也存在非正相关性的成分。这是因为价格波动有随机性成分;同时也存在非随机性成分。投资家的任务是:①根据风险与收益间正相关的关系确定自己的投资对象。② 寻找风险与收益间非相关的关系以确定自己的投资操作。如果风险与收益间不存在正相关关系,则投资人不会有承受风险的投资动力。同样,如果风险与收益间不存在非正相关性关系,则投资家无法据以确定自己的操作策略。
 
   由以上分析可以看出,由股票价格和期货价格波动的随机性特征以及股票市场和期货市场“零和博奕”的市场结构特征,决定了绝大多数投资人都认同“赚钱的经历=赚钱的能力”这一假象,而实际上赚钱的经历不等于赚钱的能力。投资人如果不能摆脱这个假象的影响,则难以成为最终的赢家。股票和期货投资作为一个行业来说。和社会上的任何一个行业都不相同。在西方发达国家,要想在任何一个职业性的行业赚钱,要先取得“赚钱的能力”,即资格认定,例如,大学教授要先获得博士学位才能教书,律师要先取得法律学位并通过律师资格考试,医生要先取得医学博士学位并通过医生资格考试及相应的实习规定等等。这种行业性的严格规定,使入门者一开始就铭记一条准则:“你必须有付出才能有获得”。也就是说你必须先有赚钱的能力然后才能有赚钱的经历。但在股票期货市场上,由于价格波动的随机性特性,凡乎所有的投资人都有赚钱的经历。这种市场现象助长了人们的不劳而获心理,以为可以不先取得赚钱的能力就可以得到赚钱的经历,或者以为既然有了赚钱的经历就证明了自己已经具备了赚钱的能力。正是股票期货市场的这种巨大的诱惑力,吸引了一代一代的投资人不断为市场注入新的资金,使二级市场以“零和博奕”为特征的市场结构得以维持强大的活力和延续力。
[本文结束]
返回顶部